全民“打新买房”时代正来?交500万诚意金 仅获摇号资格

发布时间:2018-06-22 11:51:13

全民“打新买房”时代正来?交500万诚意金 仅获摇号资格

  你尝试过用时最短,花过的最多的钱是多少?5月26日招商地产在深圳发布了《海上世界双玺花园三期2、3栋销售方案》,令人跌破眼镜的是,销售方案规定,想买房得参与摇号,而要取得摇号资格,需要缴纳500万元的诚意金!更夸张的是,选房时间不得超过2分钟,过时视为放弃!

  实际上深圳近期参与摇号买房的火爆程度,不亚于A股市场上的打新股。此前4月27日,深圳南山另外一个楼盘网络抽签,中签率大约7:1,晚上9点开抢,瞬间房源就都没有了。

  有专业观点指出,房市摇号打新的火爆,实际上背后是一二手房价格巨大的套利空间所致,这或成为楼市下一阶段的调控重点。

  财经评论人士朱邦凌表示,摇号买房让我们依稀看到了火爆的股市打新,开始具备了打新股的部分特点。数万人抢千套房,超低的中签率,像极了打新股。

  新股福利化、彩票化,导致一票难求;部分城市的新房是否也在福利化、彩票化?打中一个新股挣上几万,而摇号买上一套房子,至少能挣百万。

  那么,为什么会出现股市新股、楼市新房双双福利化、彩票化的现象?为什么房子越来越带有金融和彩票属性?朱邦凌表示,是因为市场之间存在价差,存在价格瀑布,存在价格套利的空间。

  打新股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收益?就是因为新股发行实行严格的行政管控,新股发行实行隐性的23倍市盈率红线,几乎所有的新股发行市盈率都低于23倍,而目前A股大部分老股市盈率都在40多倍,中小创的市盈率更高,新经济公司市盈率上百倍的比比皆是。因此,股市打新的收益来源于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的价格落差。

  楼市怎么样呢?在部分热点城市,由于实行限购限贷,也相当于股市的行政管控,部分中心区域的楼房实行严格的限价政策。当限价实行一段时间以后,其它楼房价格不断上涨,限价区域的新房与周边二手房、存量老房子也与新股一样形成价格落差,形成价格套利空间。

  朱邦凌指出,摇号大军的出现,500万的巨额冻资门槛,是否意味着部分城市楼市在限价限购政策下“全民摇奖”、“买房抽奖”时代正在到来?当然,在严厉的楼市调控政策下,“买房抽奖”注定不会长久。在房住不炒的大环境下,房子不会成为中奖的彩票。

  全国开启“摇号买房”模式,最早始于上海(楼盘)。2017年5月,上海出台《规范商品住房预销售行为的通知》,规定预售商品住房应当采取由公证机构主持的摇号等方式公开销售,随后在7月出台了摇号买房的实施细则。

  截至目前,全国共有7个城市出台了购房摇号政策,而多地出现了中签率超低的现象。

 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,成都一楼盘登记摇号数万人,但仅有1000余套新房可供出售,排队的队伍绵延几公里;杭州某楼盘共有2998户家庭参与摇号,中签率仅为6%;南京15000多人抢夺3177套限价房等。

  而这些城市一二手房价格之间的巨大剪刀差,成为了摇号买房火爆的原因。据证券时报,以成都为例,目前该市房地产市场,新房价格被限价政策牢牢地套上“紧箍咒”,限购政策被宽松的落户政策打破,二手房价格顺势逆袭攀升。成都二手房与新房价格易主,同区域新旧房价剪刀差普遍超过30%。

  比如2017年12月,成都中国铁建北湖国际城推出420套新房源,但参与摇号的总人数为3637名,综合中签率为11%。

  当时北湖新城新盘均价约为1.1万元/㎡,而北湖新城二手房价格已达到1.6万元/㎡,新房与二手房的价差在5000元/㎡左右。

  新盘摇号后,按照现在同区域新旧房屋每平5000元的差价,3年后转手出售就可获利50万元。

  在巨大剪刀差套利空间的诱惑下,有相当多原本没有买房意愿的成都市民加入购房“大军”的行列,为了提高购房摇号中签率,部分家庭甚至动用了七大姑八大姨,全家10余口人集体摇号。此后,每逢主城区新盘参与摇号楼盘机会都超过万人,新房中签率降至个位数。

  今年3月初,招商中央华城坐标成都开盘,新盘精装修1.3万元/㎡,其周边房龄偏老的红枫岭二手房均价在1.7万元/㎡,而建造年代更近的万科金色乐府均价则高达2.6万元/㎡,单平米价格差最高超过1万元。

  最后,通过复审购房人超过4.39万名,而该楼盘入市的普通住宅仅400余套,最终普通购房者通过摇号的中签率仅0.9%,“荣登”成都首个中签率1%以下的新盘。

  证券时报引用成都市民李先生的话称,原本自己及亲朋好友都有房住,之前只是考虑过换购改善性住房。但现在大家都生活中战战兢兢中,房价一天一个价,曾经看中一套100㎡的三居室,房东标价140万元,但两周后,同一套房已经标价180万了。惶恐、贬值、没有安全感,唯有买房、买到房才能安心,成都俨然已进入全民炒房的阶段。

  4月初,链家研究院发布调研报告称,限价房在2018年迎来上市高潮,限价一定程度上可能导致同一区域新房价格低于二手房价格,“非市场”的价格带来购房者的争相抢购。

  其中,成都、长沙的情况最为明显,分别有88%和87%的当地链家经纪人认为,自己所在的片区存在价格倒挂现象。

  而监管层已经注意到了房市调控中出现的新现象,5月9日住建部负责人就房地产市场调控问题,约谈了成都、太原两市政府相关负责人。此前,住建部已经在短期内约谈了西安、海口、三亚、长春、哈尔滨、昆明、大连、贵阳、徐州、佛山等10个城市。

  因此当前热点二线城市出现的新房、二手房价格倒挂现象,被认为将是各地接下来可能的调控重点。

  住建部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顾云昌表示,对于此类城市而言,要采取措施压缩“限价房”出售过程中的寻租空间。而对于一些地方由于控房价,不批售高价项目所导致的高价房“堰塞湖”,则要采取办法进行疏导,防止形成新的库存。

  5月7日,北京市住建委就《限房价项目的销售管理办法》公开征求社会意见。该管理办法规定,限房价项目的销售限价与周边市场价格评估价之比高于85%(价差比低于15%)时,该限房价项目将由开发商直接作为商品房面向市场销售。

  如果限房价项目的销售限价与周边市场价格评估价之比不高于85%(价差比不低于15%)时,则将收购转化为共有产权住房,向具备共有产权住房购房资格的家庭开放申购。